• 庆阳政府专职队伍建设步入“快车道” 2018-02-23
  • 庄荣文:统筹推进国家电子政务工作 2018-02-23
  • 寻求军事援助无果,库尔德人被美国出卖了,称要“报复” 2018-02-19
  • 寻找安徒生:想象的翅膀从家乡延展 2018-02-19
  • 对美元劲升已达6.3,人民币被称“最佳避险币种” 2018-02-19
  • 央视评论:祖国是你危难时的后盾,但不是背锅侠 2018-02-15
  • 央视评论:祖国是你危难时的后盾 但不是背锅侠 2018-02-15
  • 坦克团搞旅游挣外快 40辆坦克随便开 机枪大炮敞开打 天天吃肉 2018-02-11
  • 坚持全球视野、开放理念、市场导向加快推进人才高地基础上的人才高峰建设 2018-02-11
  • 坚持以职工为本,破解工会工作中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2018-02-11
  • 商务部:汽车平行进口扩大八试点 2018-02-10
  • 商务部:安全审查不应成为保护主义工具 2018-02-10
  • 唐骏:中国企业未来三年要扛住 2018-02-10
  • 台资深媒体人蔡当局坐实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” 2018-02-09
  • 台观光业代表:只有“饿”字可形容目前惨况 2018-02-09
  • 高空挑战第一人坠亡:挑战自我还是no zuo no die?

    2017-12-10 10:00 来源:新华社

    “极限”不是“无限”,“高空挑战第一人”坠亡敲响警钟

    新华社北京12月9日电 题:“极限”不是“无限”,“高空挑战第一人”坠亡敲响警钟

    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 吴茂辉

    “极限-咏宁”的微博、微信公众号等社交平台停止更新有一个月了。12月8日,当事人女友向媒体证实,自称为“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”的吴永宁已于11月8日在一次高空挑战中坠楼身亡。

    震惊、惋惜……吴永宁的意外死亡在网上引发讨论,其行为是否属于极限运动?事故责任谁来担?极限运动的“界限”在哪里?

    咏宁在直播其攀爬高层建筑物,并在建筑物顶部做出各种危险动作,且不做任何防护

    “高空挑战第一人”坠亡 其视频曾火爆网络

    咏宁是吴永宁的网名。7日晚,有网友爆料,自称是“国内高空极限挑战第一人”的咏宁在一次高空挑战中不幸失手坠亡。8日,其女友向媒体证实,吴永宁已于11月8日下午1点左右坠楼身亡。

    吴永宁的好友阿飞(化名)在网上发布声明称,吴永宁“此次失手源于他身体抱恙,攀爬时体力不支,从十几米高大楼意外坠亡……原本他是可以活下来,但是无人发现,在第二天早上永久离开了我们。”

    吴永宁生于1994年,湖南长沙人,学过武术,曾在横店做过群众演员和武行,后来全身心投入户外极限挑战短视频拍摄。他频繁在重庆、武汉、张家界等城市和知名景区的地标性高楼、桥梁挑战惊险动作,借助手机直播平台的视频推广,吸引“粉丝”超过百万人。“国内无任何?;?,极限挑战第一人”的称号成为吴永宁的最大标签。

    记者在某社交平台看到,“咏宁-极限”自2017年7月28日至11月8日共发布140条视频,内容全部都是吴永宁在没有任何?;ご胧┫?,于高楼楼顶边缘、桥梁顶端等高处进行极端危险的动作,包括倒立、单手悬挂、身体悬空引体向上等。

    吴永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,“我自己想做什么动作,就可以做什么动作。以前刚玩的时候有点恐惧,但是习惯就好了。玩这个心理素质一定要好,要很细心,所以在没有?;さ那榭鱿?,还是很安全的。”

    在每个挑战视频下方,都有几百至数千条网友评论:“看得我双脚打闪闪”“看这个要吓出心脏病”“这是蜘蛛,不是人”……

    挑战自我还是“no zuo no die”?

    吴永宁被曝出坠亡后,他生前在多个社交平台上发布的惊险视频,评论量瞬间成千上万增加,不同于出事前常有的嘲讽,新增的评论更多是惋惜,很多人纷纷留言“一路走好”。

    吴永宁亲友称,吴永宁拍视频是为了多挣钱给母亲治病,而且他母亲事前并不知道他在做高空极限挑战。

    “之前看你那些视频,觉得你是no zuo no die(不作死就不会死)……如今真掉下去了,却感到对不起你。一路走好!”网友“墨不作声”说。“人家挣钱也是为妈妈做手术,是一个孝顺的孩子,我从心里面佩服。”网友“我爱河北”说。

    事实上,类似极限挑战在世界上并不罕见。法国、奥地利、俄罗斯等国均有以徒手攀爬高楼而广为人知的“蜘蛛侠”。特别是法国人阿兰?罗伯特,自1994年以来,在世界各地多次进行攀爬挑战,地点包括哈利法塔、埃菲尔铁塔、纽约帝国大厦等。虽与“蜘蛛侠”们的徒手攀爬不同,吴永宁的挑战几乎都是在高处边缘地带做动作,但其危险性丝毫不亚于徒手攀爬。

    吴永宁之死引发了人们对极限运动的讨论。“它让我享受自由,带给我更强大的心灵力量。我尊敬和钦佩各种极限运动的参与者,鄙视那些一说到极限运动就认为是‘作死’的人。”网友“秋树”说。

    也有人认为这是不计后果的鲁莽行为。“运动就运动,锻炼身体就可以,非得玩个极限的,特别是为博取眼球,不顾生命安危,漠视他人感受,这跟玩命有什么区别?”网友“一丁半点钟”说。

    “极限”不等于“无限” 运动也要合法依规

    对于为挣钱给母亲治病才冒险的做法,滑雪极限潮牌零下二度创始人亚超并不认同,他认为,极限运动的概念被随意放大了,真正的极限运动不等于没有“上限”。

    亚超说,极限运动其实是从普通运动里延伸出来的,比如扣篮是篮球运动的极限,跑酷是跑步运动的极限,这种极限可以展示该项运动的最大魅力,对推广有很大好处。“但在高楼楼顶边缘进行高危动作,不能给任何正常运动项目带来推广效应。”

    全球知名极限运动赛事FISE场地设计师、加拿大滑轮爱好者帕斯卡则认为,极限运动不是为了故意放大风险,恰恰相反,是为了降低风险。“对我来说,极限运动是控制身体的艺术,通过这种控制和训练,最终使人跌倒、受伤的风险变得更小。”

    关于极限运动的规范性管理也引发关注。记者梳理发现,包括阿兰?罗伯特在内的许多高空挑战者们,很多时候都是以“等待他们的是手铐”收场。吴永宁也曾说过,“平时被驱离是有的,不让玩就不让玩了,尽量快点拍,拍完了就快点走。”

    中国极限运动协会秘书长刘青说,极限运动这个概念在我国有些泛化,吴永宁的行为不属于协会界定的极限运动范畴,容易给公众带来误导。“正常的极限运动是一种时尚运动,强调娱乐和文化元素,需要经过特殊训练,在特殊场地有组织、有保障地进行。”

    广西锦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迎宁认为,为充分激发人体潜能和体育项目发展,在有合理规则和保障的前提下,体育运动人员需要“自甘风险”。而类似吴永宁的冒险行为,比一般体育运动风险更大,既没有任何保障,也没有任何人组织,当事人是在清晰了解风险的情况下出现意外,其死亡与高楼管理者的管理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,因此很难追究其他人的责任。

    不过,受访人士普遍认为,各大城市的地标性高层建筑等场所,如果相关管理方能通过安全告示、发现异常及时劝阻等方式加强管理,或许有益于减少类似悲剧的发生。

    原标题:高空挑战第一人坠亡:挑战自我还是no zuo no die?

    责任编辑:木木

    日照网新闻热线: 7989666 

    想咨询?要投诉?提建议?欢迎登陆 留言,参与问政。

   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  • 支持

    • 高兴

    • 震惊

    • 愤怒

    • 无聊

    • 无奈

    • 谎言

    • 枪稿

    • 不解

    • 标题党
    要闻排行
    精彩视频
    热点图片